•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廣東省人民政府首頁  >  要聞動態  >  廣東要聞

“削山造地”1800畝建700棟別墅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年08月16日 07:13
【字體:

瑤海區七裏塘酒店桑拿按摩上門服務_電微同號【153-3414-6609】█誠信服務,無需定金,非誠勿擾█_美國市場的下一個爭議焦點:債務上限


  齊魯晚報2019-02-23

“90後”小夥戴了一天耳機,連睡覺也沒摘下,第二天一早突然發現聽不見了……以前突發性耳聾多見于中年人,可現在正頻頻降臨到青少年身上。戴耳機時間過久、熬夜、壓力過大等,正逐漸“謀殺”著年輕人的聽力。專家表示,有些聽力損傷是不可逆的,平時一定要注意對耳朵的保護,出現異常應及時就醫。

學業繁重家教太嚴

初二女孩突發耳聾

上初二的燕燕有段時間總覺得一只耳朵悶悶地聽不清楚,被媽媽帶到醫院就診。“孩子耳朵裏有不少耵聍,給清理幹淨以後,孩子還說聽不見。”濟南市中心醫院耳鼻喉科聾兒語訓中心主任韓曉攀爲其做了一系列檢查,燕燕被診斷爲突發性耳聾。

“孩子學業比較繁重,又有來自家庭的壓力,長期以來精神壓力過大。”韓曉攀說,問診期間,孩子突然崩潰大哭,不停地控訴媽媽要求太嚴格。與燕燕一樣,13歲的強強剛上初中沒多久,就感覺耳朵十分悶堵,聽力測試顯示低頻下降,也被診斷爲突發性耳聾。

據介紹,一般年輕的耳鳴耳聾患者多經曆過比較嚴重的精神壓力時期。比如,不少白領反映耳聾前曾連續加班,感覺十分勞累,學生患者多表示在考試前有熬夜的經曆。

23歲的露露是一名在讀研究生,有一天她覺得耳痛伴耳鳴,經檢查被診斷爲“右耳神經性耳聾、急性中耳炎及咽鼓炎”。盡管症狀經治療緩解了很多,但她右耳的聽力還是有一定損傷。露露想,這或許跟自己愛用耳機聽音樂有關。“一天至少要戴耳機聽三四個小時歌,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耳聾。”露露說,發病前半個月,因學業和家庭壓力,她曾一度情緒焦慮。在得知神經性耳聾不好治療後,露露十分後悔以前的行爲。

戴耳機聽歌看似享受

其實是慢性接觸噪音

山東省耳鼻喉醫院聽覺植入科主任徐磊曾接診過一名“90後”小夥,平時總喜歡戴著耳機聽音樂,尤其喜歡搖滾、電音,“通常一戴就是一整天。有一天連睡覺也沒摘下,第二天起來就發現聽不見了。”

因爲小夥子聽不清,徐磊只好提高聲音、放慢語速與他溝通。“感覺跟耳背的老年人對話一樣。”徐磊說,患者長期戴耳機導致急性聽力損傷,經過打針治療兩周左右,聽覺最終有所恢複。

“像這樣的情況,畢竟是極端案例,並不常遇到。但臨床上經常會碰到不少聽力下降的年輕人,聽力已經和老年人差不多。”徐磊說,這和年輕人喜歡用耳機聽歌、長期接觸噪音環境有關。

“早年的噪声污染都是来自制造车间、纺织厂等噪音比较大的工厂,比较容易意识到,现在的噪声污染慢慢都变得隐秘了,就像戴着耳机看电影听音乐都认为是享受,其實是慢性接觸噪音。”韩晓攀认为,虽然这不至于马上耳聋,但长期下来会对听力产生慢性损伤。

“以前突發性耳聾多見于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現在青少年越來越多。”近年來,韓曉攀明顯感覺突發性耳聾的年輕化,二三十歲的年輕人能占到30%。突發性耳聾的患者越來越多,與生活節奏越來越快、生活壓力加大不無關系。

精神緊張睡眠障礙

或是誘發突聾主因

“突發性耳聾主要表現爲單側聽力下降,有人也會伴有惡心、嘔吐、眩暈等症狀。”山東省千佛山醫院耳鼻喉科副主任醫師于淑東說,突發性耳聾的原因目前並不明確,但普遍認爲可能與病毒感染、自身免疫性疾病、血管病變等因素有關。

精神緊張、壓力大、情緒波動、生活不規律、睡眠障礙等可能是突聾的主要誘因。韓曉攀說,從臨床經驗來看,突發性耳聾患者情緒波動普遍較大,還有一部分患者性格十分內向,容易鑽牛角尖。

徐磊認爲,長期戴耳機絕對是一種不良的生活習慣,且影響大都是遠期的,“比如一個人正常在60多歲才出現聽力問題,總用耳機的人可能50歲就會聽力下降。”

韓曉攀說,當耳朵出現耳鳴,甚至偶爾聽不清別人說話時,說明耳朵已經在對自己發出警告,“該休息一下了”。

據徐磊介紹,耳朵其實是很嬌貴的器官,內耳中的毛細胞受損死亡是無法再生的,短期的、暫時性的聽力損失,可以通過休息和治療得到改善。而長期受噪音刺激而發生一種緩慢的、進行性聽覺損傷,無有效治療方法,只能通過助聽器,甚至人工耳蝸植入進行補償。于淑東提醒,一旦出現耳鳴、悶痛等症狀,一定要及時到醫院治療。

    “鄉土課堂”喚起文化記憶

    一年一度的春運接近尾聲,在這四十多天的時間裏,回家是最爲溫暖的主題。行色匆匆的旅客們焦急地等待著自己車次的信息,背後是對家鄉的無限牽挂。也許春節的相聚是短暫的,而鄉情則是漫長而又悠遠的一種情愫,可以通過多種形式滋潤遊子們的心靈。那麽,鄉情是否可以走入課堂?帶“鄉土味”的課程又將如何引導大家重新發現自己所居住的社區、城區、城市的文化元素?爲此記者進行了探訪。

    1.關注身邊的文化記憶

    春節前夕,天津市西青區實驗小學六年級的同學們格外高興——他們親手繪制的燈籠年畫被老師表揚了。“我們學校所在的地區是楊柳青年畫的發源地,學校用專門編寫的教科書和光盤爲教材,每兩周開設一節年畫課,從四年級開始,學生已具備獨立繪制年畫的能力。在此基礎上,學校還開發了一系列高階課程,將年畫與燈籠、扇面、泥塑、拉絲等工藝結合,豐富傳統藝術的應用場景,並積極走出校門,繪制牆壁宣傳年畫,彰顯其社會意義。”校長李祖華介紹說,楊柳青年畫是中國四大木版年畫之一,學校開設的楊柳青年畫特色系列課程旨在引領師生在審美與創作過程中珍視家鄉年畫文化,浸潤師生的家國情懷。

    將當地的民間工藝——年畫帶到小學課堂,可以說是鄉土教育的一種形式。那麽何爲鄉土教育?著名社會學家、教育學家潘光旦曾說:“近代教育下的青年,對于縱橫上下多少萬年的曆史,不難取得一知半解……但我們如果問他……他從小生長的家鄉最初是怎樣開拓的,後來有些什麽重要的變遷,出過什麽重要的人才,對一省一國有過什麽文化上的貢獻,本鄉的地形地質如何,山川的脈絡如何,有何名勝古迹,有何特別的自然或人工的産物——他可以瞠目咋舌不知所對,真正答複得有些要領的可以說十無一二,這不是很奇特麽?”潘光旦認爲,關于故鄉曆史沿革、地理形勢、風土人情等方面的知識都應屬于鄉土教育的範圍。

    然而,當飛馳的列車、騰空而起的飛機讓我們很快可以到達在古人看來遙不可及的地方,人們在地表空間的所及範圍得以前所未有地延展。一個人的足迹可以在全國、世界範圍內遍布,對于自己故鄉或者工作城市的“在地化”體驗卻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減少了。要對故鄉産生真正的感情和心理認同,除了需要有成長的經曆和人際交往的體驗,對故鄉風土人情、地理風俗的了解和認知也必不可少。鄉土教育之于現代人的意義已經彰顯。

    2.傳承文化自信和認同

    如何將“地方性知識”重新帶到人們身邊,回歸對于鄉土的文化體認?參觀蘇繡作坊,調查、訪談蘇繡名人,參加鎮湖蘇繡一日遊,每年還有中國刺繡藝術節活動——蘇州高新區鎮湖實驗小學的學生們通過地方性校本課程,走近自己身邊最“接地氣”的地方文化。“蘇繡藝術是吳地文化的象征,‘精細雅潔’的特點是蘇繡文化的集中再現。學校結合地域文化特質,確立了‘蘇繡藝術’校本課程的培養目標:讓學生認識、感受、欣賞蘇繡,了解蘇繡的起源、發展;了解蘇繡的制作過程,初步學會蘇繡的簡單技法;同時了解鎮湖人民爲蘇繡作出的貢獻,培養學生熱愛家鄉的情感。”鎮湖實驗小學校長劉健介紹說。

    劉健表示,“蘇繡文化”正是學校得天獨厚的“地域文化資源”,不僅折射出當地人的物質、精神和文化生活,也與學校教育相互促進。學校以此爲依托,將蘇繡文化引入學校,浸潤和傳承蘇繡文化,同時秉承蘇繡文化的人文精神,努力培養學生耐心、恒心、精心等品質,以此推進學校的課程建設,豐富學校的辦學內涵。

    珠海榮闳書院院長蘭祖軍認爲,校本課程的設計應當具有一種地域眼光,“因爲學校是在當地文化基礎上成長的,所以這類課程的設計能讓學生感受到身邊的、與生活融爲一體的文化元素”。不少專家也表示,無論是年畫課程還是蘇繡進課堂,這類校本課程的設計的亮點是巧妙地抓住了地域文化中以審美情趣爲中心的元素,利用本土資源開展了課程開發的系統研究,呈現了一所學校的文化擔當,也體現出對地方文化的理解、認同和傳承。

    3.重拾故鄉的“地方感”

    “地名承載著的是屬于一個地方的文化符號,如果地名消失了,其中蘊含的文化記憶、曆史信息的傳承可能就中斷了。地名也是地方文脈的組成部分,承擔著承續文脈的使命。我們熟悉的宣武門、崇文門的實物沒有能夠保存下來,但是地名保存下來了。”在首都圖書館的鄉土講堂,北京社科院曆史所研究員孫東虎爲大家奉上了題爲“北京地名的特點和文化價值”的講座。當記者准點趕到時,不僅現場安排的百余座位都早已座無虛席,就連大廳後面的石階上也坐滿了熱情的聽衆。

    講起這個主題,孫東虎對北京的地名如數家珍,引得聽衆們紛紛投來贊許的目光。“北京地名散發出的文化氣息,有蟠天際地的大氣、帝都之風的皇氣、衙署林立的官氣、約定俗成的民氣、文質彬彬的文氣、英風飒飒的武氣、蘊藉華美的雅氣、源遠流長的古氣,有著豐厚的文化價值,它記錄了古音的演變,地理環境的變遷,也是社會生活的寫照。”孫東虎講道。

    “我住在豐台區,這個正陽大街和正陽門有關系嗎?”“很多地名因爲不太雅觀被改掉了,您覺得以後地名改革的方向是什麽?”講座結束後,在場的觀衆紛紛向孫東虎踴躍提問。可以看出,問題的背後是在場的聽衆對自己居住的社區、城區乃至北京城文化元素的關注和思考。

    不僅是在課堂裏了解北京,“鄉土課堂”還倡導居民們實地走訪感受身邊的曆史文化。2017年“鄉土課堂”推出“皇家壇廟”系列講座,爲市民從壇廟的修建背景、修建過程、建築特點以及所包含的豐富傳統文化內涵等方面進行講解,讀者熱情高漲,每場講座結束後都會圍著專家咨詢相關問題。“此外,我們還組織市民走進壇廟,在壇廟中邊走、邊講、邊看,讓理論與實踐相結合,通過這種形式讓市民更加生動、深刻地認識北京的民間風俗、地理變遷、文物珍品、名勝古迹和人文足迹。”活動相關負責人表示。

    清華大學人文學院彭林教授開設多年的“文物精品與文化中國”課程是一門廣受喜愛和好評的文化素質核心課,在課上,彭林曾回憶一位同學聽課後的感言:“以前宿舍舍友知道我是江西人,總是說江西沒什麽深厚的曆史文化,很長時間都是蠻荒之地,我也不好反駁。聽課後知道了新幹縣大洋洲遺址、萬年縣仙人洞,原來這裏也産生過文明的曙光,對家鄉的驕傲和自豪之情便油然而生,可以給他們好好講一講了。”

    (本报记者 周世祥)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05070829 網站標識碼4400000131
主辦:南方新聞網 協辦: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承辦:南方新聞網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友情链接: